为博寡人一笑
2009/11/19 11:35:56
自古美人如名将,不许人间见白头。

 

   某日清晨我练完自我创造和发明的功夫后,梳妆打扮之时,对镜中的我很是惊讶,为何寡人也有白发,朕正当壮年,貌似寡人操心国事,已有未老先衰朕兆。可寡人夜观天象,寡人星象正如7、8点钟的太阳冉冉升起。

 

   朕3岁时许修炼家父流传的《少儿十万个为什么?》,六千八百多种妇科疑难杂症,已被老夫攻克了,号称“地球妇女之友,人类救星”也非浪得虚名,前几日寡人“日理万机”之时,外面风声四起,天降一道九天玄雷击中朕的头部,仔细观察身体,除了左手中指受伤以外,其他并无大碍。想想我那“逆天的左手”因我修仙受伤,也算老夫命中有此大劫。修仙、修人、修牲畜,老夫在悟到的大道上就充满无数的荆棘,老夫我其实是个很低调的人,但是,是金子都会发光,何况我这样隐藏身份,可头顶却出现光晕的人,我走到哪里基本上都是用圣光保佑他人,遥想前几日,老夫东北之行,去时秋高气爽,回来之后,东北就发生雪灾,也不能说我是不幸运的人,最少老夫用推背图推迟雪灾晚降临几日,也为东北人民做了件好事。做好事不稀奇,但像我这样经常做好事就很不容易了。等我西去之后,人民群众一定会在我的“妇科圣手人民英雄纪念碑”上写道:

    “白锅的一生,是光明的一生,他历经坎坷,却身残志坚。出入风月场所且心系人民群众,他反对暴力和反对婚前性行为(只反对别人),坚信正义和良知。”

     “白锅是个高尚的人,一个纯粹的人;一个有道德的人,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,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“他是世界上真正的贱人,当之无愧。”

        然后我的“妇科圣手人民英雄纪念碑”每年来参拜的妇女都哭声一片,想到这里,我都被我自己的人格魅力感动,擦拭眼角的泪水,我是个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人。

 

   我刚回到办公室,小陈就表达对我无限的思念,虽然他是个男人,在办公室的地位仅仅比我低那么一点点,但我的思想品德是他值得学习的。在一个万里无云之日,老夫占卜,利在南方,我和小陈去南天门吃“重庆火锅”,也算我为我接风,只有约两百米的距离,小陈刚想出手拦一辆“的士”,我知道我的身份和地位不允许我步行出门,可我一身正气的告诫他:“小陈,我们要与民同乐嘛!今日步行。”

     小陈:“小的随厂公步行,为厂公效犬马之劳。”

      我思考了30分钟,一脸严肃说:“这里是个坡,我们位置大约在坡顶,我们要顺应人民群众的呼声,我们滚下去,3分钟就到了,这样既能锻炼身体,又能体验百姓的疾苦”

     小陈:“喳,厂公高见”

    然后我们一同滚到“南天门”门口,整理好衣冠,虎躯一震,小陈跟在我的后面走进“南天门”,找个靠窗的位置刚坐下,我就和小陈谈起来百姓的疾苦了,你看那迎宾小妹穿的那么少,在本地受西伯利亚冷空气的影响温度即降几度的情况下,还穿那么少,站在门口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,我也不能落后,不调戏她,对不起她。小陈当时就热泪盈眶的,拉住我的衣角不让我的得逞:“厂公,使不得,自古文死贱,武死战。厂公体察民情让我大获感动,刚从东北回来,厂公体力尚未恢复,今日就放过那小妹吧”。想想小陈的忠心我就放弃调戏小妹的念头,可小陈在我的拉扯中,几个非主流围了上来,想对我动粗,我平时平易近人,但此时此刻我想起了,远在东北那个大冷天穿黑丝袜屹立在大雪中被非主流残害的小妹妹,我就忍不住我心中那澎湃的心情。一把甩开小陈,在大厅中运气,然后开始做了第十套广播体操:↑↑↓↓←←→→ABAB,释放出巨大的杀气,那几个非主流无知脑残青年已经口吐白沫人事不省的躺在地上,我速度烫完羊肉卷,等小陈买单之后,把外衣脱下来,用袖子系在脖子上,唱着《北京一夜》头也不回的大步流星走出“南天门”。掌声再次想起,外面下着小雨,可依然不能阻止我和小陈回办公室。漫天的小雨组成了“为人民服务”五个大字。无数的路人都被感动了,他们再次见证了我人性的光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