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WOW之名暴打非主流的故事,以及骄傲的事迹【连载二】
2009/11/19 11:31:11
9.暴打非主流外传二
  今天中午,我和往常一样在网吧里值班(我是网管)。本以为今天也会平凡的度过,突然有6个少年进来了(看他们的发型和服装一定是非主流)。
  他们一人叼着个B烟,进来后很嚣张的朝我冲过来,问我是不是某某,我说你们是谁?这是我工作的地方,别捣乱!你们是谁啊?(这时我看到其中一个很面熟,对了,是我前两天和他有过一点嘴角冲突,想不到就为那事就叫人来想打我,我的一帮朋友可都在这上网)。
  突然带队的那个把烟头对着我一砸,我怒吼一声“操”,他们全部冲上来一起准备打我,这时旁边的一个网管跑到楼上去叫我兄弟去了。 过了一会冲楼上下来了11个人。一起冲上来帮我(来的时候我已经被揣了好几脚了)。他们下来后,那几个非主流好像是有点怕怕了,想跑,没门儿!!!
  这时候我毛了,妈的刚刚全部那嚣张,现在都站在那装什么B,我拿起一个可乐瓶就照着带头的那家伙脑袋一下......血。这时候有几个朋友拦着我,怕我闹大。我停手了,我指了指带头的那个,又指了指前几天和我斗嘴的那小家伙说:你们留下,其他人先走。其他人犹豫了半天还是走了!
然后我走到和我斗嘴的那小子前面,还没开口他就已经哭了。哎,只怪我平时心太软,见他哭了就不忍心再教训他了,说:算了,你也走吧,以后不要这么小就到外面混。(他可能才17岁吧,我89年的) 他哭着走了出去。  
  我又走到那带头的那家伙面前,见他头破血流,我本来也不想教训他了,可是想起他冲着我丢烟头(还好没烫到),我马上把嘴上的烟朝他的脸一砸,大声的朝他吼道:没本事就少给老子叼,滚(超大声)。 他摸着他那留着血的头跑了。。顿时,全场欢呼!
  我已经2年没打架了,这次也是迫不得已,纪念一下! 就因为这我也被老板炒了鱿鱼,还赔给了老板300块钱的损失

红领巾
这几天还算安宁,没碰见什么非主流,于是过完清明,就开开心心的去上学了。
来到学校,老师说有个新同学要来,我们大家很欢迎,可是丫挺的进来一看,我靠,是个非主流,整了个锡纸烫的头,还弄了个眼影,亏丫还是个男的。我们也不理他。
我们班玩WOW的也算多,5、6个的样子,下课就围在一起讨论魔兽世界。那天,我们一如既往的非常娴熟非常风骚的在讨论WOW,那个非主流过来了,站在旁边听了一会,然后很 不屑的甩了一句:“我草,一群杀比,玩你妹的WOW,J5才是王道。”听了这话,我们几个同学都是斯文人,敢怒不敢言,这时,一向把铲除非主流视为己任的我站了出来,不再墨迹,抄起椅子就是一下,接着直接消失接偷袭,直接5星TG,然后一个折踢打中他脑后,直接从窗户飞了出去,我接了个拦截,在空中托马斯全旋了一下,然后施展潮汐流,一边大叫:“叫吧!哭吧!战栗吧!凡人!”正打算用一个业火魔刀秒了他的时候。情况急转直下,他在将死之际,突然跳转过来,来到了我的面前,低头附耳道:“嘿嘿!我知道前些日子你杀了我的两个非主流教徒,我来寻仇了!”我大惊,问道:“你丫是谁?”他狂笑,说到:“我是史玉柱!非主流教教主!”说完,他出了一个回旋踢接一个“红烧”(就是八神的那个,放的时候叫红烧),然后一个点燃,直接打了我半管血。我倒在教室里,想运气抵抗,但心有力而补不足,腹中空空如也,只怕是刚刚的连招把我的气给用光了。眼看史玉柱越来越近,我正打算闭眼等死的时候,忽然全身有了使不完的劲,仿佛我是秦仲海,仿佛我是杨肃观,仿佛我是伍定远,仿佛我就是卢云!“正道,就是做对的事!”我回头一望,发现给予我力量的不是别人,正是我的同学们,他们一字排开,手中举起了团员证,50多个团员证散发出来的和谐之光打在了我的身上,而他们,则齐声高唱:“团结就是力量,团结就是力量,这力量是铁…………”我心中一暖,运起真气,还是集真气于右手,化腐朽为神奇,一击左勾拳打中了史玉柱(为什么集真气在右手却拿左手打?主要是为了迷惑对方。)接着,我接和谐之光的能量,发出了一记阳光普照,一阵耀眼的光芒过后,地上只剩下了史玉柱的裤衩,上书四个打字“羸弱不堪”,我们整个班级沸腾了,围绕在我的身旁,抚摸着我的红领巾,大声的叫着我“真的party员”。
这时,老师出现了,紧握着我的双手,对大家说:“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们,团结才是最大的力量!party,才是最强大的!”我们50多名同学潸然泪下,明白了一个道理,那就是,红领巾最强大,共青团最强大,party,最强大!
教室里,鲜艳的团旗与50多条红领巾交相辉映,无比鲜艳,无比灿烂。

10.马加爵版暴打非主流一
  本人公车锤打非主流之后.我又去网吧单刷了非主流!!!
  朋友在网吧玩WOW.本来很愉快.玩了一半.来了一男一女.男的目测不穿鞋净身高159左右,女的一脸都是粉.笑一下掉地下的粉能淹死几只蚂蚁.看穿衣的品位和发型一看就是非主流....
  刚好是周末...网吧人比较多.就我旁边有2台空机...正好就坐在了我旁边...我日啊....我只好假装看不见..继续WOW.过了10分钟...我就听见旁边传来了那刺耳的敲键盘声..不用说...又TMD在玩鸡舞了..不过我这个人比较有涵养....我不与脑残一般见识....于是我带上了耳机...声音小多了...继续WOW..
  又过了2分钟..旁边传来了杀猪般的叫声,全网吧的人都将眼光转向了那2个人.我看到那女人抓着那男的手臂大叫:哇,老公你好厉害啊,连跳了8个P了!!男的说:这有什么,看我再连10个给你看看..我忍无可忍了,站起身来走像那个男的.对他说:兄弟公共场合小声点好不好,不要打扰到别人.那男的听我这样说也站起身来仰视着我(我182CM)对我说:你TMD劳资玩游戏要你管啊,不想玩滚出去.
  我什么也没说,随手拿了个汽水瓶(我锤DZ)直接一个大跳越过那男的头顶,潜行一棍子砸那丫后脑,砸得丫站那直哼哼,预谋偷袭!出血命中那男的面目,靠,汽水瓶碎了,耐久度降到0,拿出钥匙抓拳里,充当拳套照那男的肾一拳,OY,肾出血!再2个出血一个剔骨,华丽的荣誉击杀!
  杀完后.我忍不住掩面大笑起来,网吧里的观众都给我报以了热烈的掌声,笑完以后,我发现那脑残女还站在我面前.估计已经给我吓傻了,我对她说:大嫂,别楞着了,我不杀女人!那女的颤抖的点了下头..跑出门外..我抄起一汽水瓶朝她丢去,爆击,荣誉击杀!网吧里的朋友们一下把我围了起来:哥们你太厉害了,这2个NB也太他妈嚣张了.一个 PLMM拉住我的手问我:同学请问你叫什么名字?
  我穿上了外套.虎躯一震:马加爵!!然后慢慢的走出了网吧.身后再次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.

11.马加爵版暴打非主流二
  今天我在公共车上锤了个非主流!!!吧主手下留情.创作不容易。
  今天在公共车上,我一个人在座位上没事,想了想一些心事,当然也不是什么大事,就是我国这经济过热的现象是不是应该降温了,联合国的财政是不是超支了,然后背英语,我A ,我B,我C,我正背的高兴,看见一个向来游手好闲,一贯厚颜无耻,从来懵吃懵喝,穷的是叮当烂响的非主流,怎么办!!怎么办!!!向上级请示,没时间了!向领导反映,等不了了!
  我脑袋一下,刷!刷!刷!闪出了我国几代英雄豪杰,秋少云奋烈火,熊熊的火光照亮了我!董存瑞炸碉堡,就像冬天里的一把火,黄继光堵枪眼,我用青春堵明天,再说路不平众人铲,理不平我来管,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,,我立妈上去一个转体360加三周半躯体后空翻飞腿,难度系数3.0,直接面门以下,我再来个金蛇缠身,迎着风,乘着浪,向着彼岸,冲下车去,顺便把全国短跑记录给破了,那非主流被打得全身瘫痪。
  我仰望天空,感觉改革后的天空是明亮的,山也格外清,水也格外蓝,我心里好喜欢!!!!!! 我今天打了这个非主流,你们别谢我!!要谢就谢我们伟大祖国培育了我这样的好青年!!!!!!!

12.暴打非主流外传三
  今天去我家下面的理发店里剪头发,刚刚进去就看见两个理发师站在门口,那发型真是...我看了就想吐!!!
  好,我先忍着,谁叫他们还要给我剪头发呢...然后一个头发遮住半张脸拿着把剪刀站在我后面,问我剪什么头发,我说随便剪剪就好,没想到他站在我后面废话连篇,一直告诉我说我的头发应该怎么怎么弄,妈逼我实在忍不住了,一巴掌飞过去,“老子叫你就剪短一点听不懂啊??!!!”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。这是还有一个理发师来扶他,被我一脚踹开:“最看不惯你们这样的非主流,妈逼再让我碰到拔光你们头发!”
  然后我虎躯一震,大摇大摆的推开门出去了!

13.暴打非主流外传四
  今日有一非主流小孩在老夫面前晃,被老夫狂K,血溅当场
  且说老夫穿着一身整洁的中山装行走于道上,见一斗鸡眼,内八脚的赤毛小儿在老夫面前晃来晃去,老夫大怒,曰:“请让让”其答曰:“让你吗卖个B”老夫闻言,长啸一声:“量汝一飞猪流小孩安敢造次”不想那小孩对曰:“劳资就是非主流,如何?你穿个中山装去开追悼会么?”
  老夫忍无可忍,将此人暴打一顿,打八十余合不显疲态,有些路人看着那小毛孩还不大,故让老夫饶了他,老夫见他已经奄奄一息了,就转身离开了,未知此人性命若何

14.暴打非主流外传五
  在我们学校里里,有一对情侣,男的是个非主流猪,女的是挺老师的小姑娘, 有一天发生了争吵, 男的打了女的一巴掌,被我看见了,立刻上去把那个非主流JB暴打一了顿,
  围观的人问怎么回事,有人说非主流打人了,于是围观的人又上前将那个 非主流猪暴打一顿。事后,非主流猪去了大使馆,大使馆找了go-vern-ment,go-vern-ment找了校领导,
  迫于压力,校领导招开全校师生大会,要求打非主流猪的人举手,下面发生的事情让人感慨万千:
  我第一个举起了手,接着周围的男生也举起了手,紧接着一个女生举起了手,
  附近的女生也都举起了手,在几分钟之内,所有在场的中国学生都举起了手,
  校长说:我这个校长不干了,你们有种!


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