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WOW之名暴打非主流的故事,以及骄傲的事迹【连载】
2009/11/19 11:30:11
前言感谢八神哥,下次你用百式·鬼烧和百二十七式·葵花啊,忘记说了我说草稚京的传人百拾四式荒咬和 百式鬼烧 四百贰式罚咏中我都拿手,八神哥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!



本人从06年开始就看非主流不顺眼.从06年只要看到不顺眼的非主流就暴打他们.不论男女.不管你是谁家亲戚.就是一顿暴打,不惯着.以下就是我暴打非主流的故事.因本人从06年到08年打的非主流众多.所以我将连载我暴打非主流光荣故事.已经骄傲的事迹.

1 网吧惊魂
  刚和朋友在网吧玩WOW.本来很愉快.玩了一半.来了一男一女.男的目测不穿鞋净身高159左右,女的一脸都是粉.笑一下掉地下的粉能淹死几只蚂蚁.看穿衣的品位和发型一看就是非主流....
   刚好是周末...网吧人比较多.就我旁边有2台空机...正好就坐在了我旁边...我日啊....我只好假装看不见..继续WOW.过了10分钟...我就听见旁边传来了那刺耳的敲键盘声..不用说...又TMD在玩鸡舞了..不过我这个人比较有涵养....我不与脑残一般见识....于是我带上了耳机...声音小多了...继续WOW..
  又过了2分钟..旁边传来了杀猪般的叫声,全网吧的人都将眼光转向了那2个人.我看到那女人抓着那男的手臂大叫:哇,老公你好厉害啊,连跳了18个P了!!男的说:这有什么,看我再连10个给你看看..
  我忍无可忍了,站起身来走像那个男的.对他说:兄弟公共场合小声点好不好,不要打扰到别人.那男的听我这样说也站起身来仰视着我(我183CM)对我说:你TMD劳资玩游戏要你管啊,不想玩滚出去.我什么也没说,直接一个大跳越过那男的头顶,一个百合折踢中那男子后脑勺,紧接了一记重拳重重的打在那男子面部.又接了一个梦弹一段,男子的脸上立刻出现了4道血痕.还没等男子反应过来,我立刻使出了一招禁千百八式-八稚女,把那脑残打的血肉模糊.
  我一边打一边狂笑一边喊道:哭吧!叫吧!然后就TMD给我去死吧.最后用头顶重重的一击把那脑残轰飞出网吧门外.发泄完后.我忍不住掩面狂笑起来,网吧里的观众都给我报以了热烈的掌声,笑完以后,我发现那脑残女还站在我面前.估计已经给我吓傻了,我对她说:这次算轻的,以后别让我看到你们,否则我会把你们轰杀至渣为止,那女的颤抖的点了下头..跑出门外..扶起那个男的狗一样的跑了.
  网吧里的朋友们一下把我围了起来:哥们你太厉害了,这2个NB也太他妈嚣张了.一个PLMM拉住我的手问我:同学请问你叫什么名字?我穿上了外套.虎躯一震:雷锋!然后慢慢的走出了网吧.身后再次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.
插播一段广告.捎后继续..等我回来..

2 酒店暴行
  今天 我很伤心 我打了一个朋友.今天早上,我和往常一样,洗脸刷牙,吃早饭。在我吃完我那顿仅仅只有500刀的早饭后,我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,说要带我去看看他表弟。
  我于是去换了套boss,然后拿起那盒黄鹤楼1916,下楼,去车库找了一辆最破的布加迪威龙,打着了火,一路奔向他说的那个酒店。上了楼,我朋友连忙出来迎我,指着那边一个坐着的人说“那是我表弟,他想搞房地产,我让他来和你学学”。
  我走过去,看到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非主流男,不超过20岁,头发又长又立,还是红黄相间的,里面还有些粉色,身上一件超长款的绿色毛衣,裤子是白色的,还是上肥下窄的,脸上抹的粉好像比我车上的蜡还厚,红嘴唇,看到就想抽。
  我愣了一下问他“你非主流阿?多大了”
  这小子还挺NB的“ 早就不念了 在家呆的挺没意思的 来找点事玩 ”
  我点了一根烟“你知不知道 我最讨厌非主流,别TM说你表哥面子大,凡是非主流,老子一概见到就打,今天不错,心情好,放你滚,赶紧走”
  那小B还挺厉害“大叔,你太老了吧,懂不懂啥叫流行,你是不是还在革命时期啊”
  我朋友一看不对劲,赶紧上来拉我,我一把甩开他.直接从旁边拿起一张椅子,冲着那小子头上就抡了过去,一下子把他打倒在地,我用脚踩着他那B头,说“你TM还NB,还敢侮辱流行,还敢侮辱革命时期,没有那帮人,你TM还在你MB里呢” 接着我就是一顿狂砸,一地是血,然后我把椅子一扔,虎躯一震,往外走去.我朋友看他表弟被我打了,赶紧上来抓住我,我没给他面子,反手一招鬼咬,接着来了个32连击,直接把他轰到门外,我出了门。开上我那辆破车,回了家。


3.饭店喋血 
  今天中午,上完网,打算不再吃泡面,于是出去吃顿好的,我来到了一家什么西北筱面馆,我想,这么朴素的地方应该不会有非主流吧,于是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。点了几个菜,坐那等着。
 这时来了个电话,是会长打来的,说下午公会有活动,让我上线。我也答应了几句。 这时,旁边桌的一个爆炸头烟熏眼非主流说了句“农民才玩魔兽世界,劲舞团才是王道!”我不能容忍别人这样侮辱WOW,于是站了起来,可能是我1米9的身高把他镇住了,他脸色有点难看。
  我说:麻烦你再说一遍。 他不屑的对他旁边一个涂满粉,半老徐娘的女非主流说:看见没? 魔兽的农民NB没听见,还是让老子再说一遍。 我爆发了,但我很斯文,我不会骂人,于是我大吼: “你TM是史玉柱!你TM全身全家都是史玉柱!说完,我发现的我怒气满了,于是我消失,偷袭了他,配合断筋和肾击,打了15 hits, 一个连招没打死他,于是我一个扫堂腿,将他扫出了饭店,我一个连追,来到他的面前,用了一个二阶堂红丸的雷光饼,把他打成了麻痹,他可能是怕了,趴在地上,求饶道:“大侠!饶了我吧,我玩J5玩的NB了!” 我不理会,终于暴豆了,我拿出团员证,使劲的抽他,把抽成了史玉柱。 我说:你走吧,今天我饶了你。 他连忙道谢,像狗一样爬走了。
  我起身,虎躯一震,发现大家都不吃饭了,围绕在我的身旁,说:大侠叫什么名字? 但我行事低调,说了句:“铲除非主流是我的责任” 说完,就点了伺机待发,消失潜行走了。 我走的时候,听见群众在小声的议论 "他是红领巾!" 我微微一笑,将团员证放进的口袋。


4.公交义举
  今天一大早,我就坐上公交车,直奔网吧而去,准备开始我一天的WOW生涯。
  一上车,人实在太多,没有座位了,只好站在了一个非主流的旁边,那个非主流脸上貌似涂了三层粉,跟年糕似的,我心生厌恶,但迫于无奈,还是站在了她的旁边。谁知道,人越来越多,人自然也非常挤,我也不小心碰到了我旁边的非主流,那非主流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回头瞪我一眼,说:你丫干嘛呢?摸老娘? 我也是不小心,也客气的说:对不起啊,人比较挤,我无意的。
  谁知道,那非主流继续大骂:我草!还无意,你TM扯淡呢,你丫就是见了老娘太漂亮,贼心四起! 我做为一个男人的底线爆发了,我大吼一句:你再说一遍。 那非主流说道:好话不说二遍! 我爆发了,直接战斗怒吼,现出了我的本尊,其实我就是超级赛亚男,我直接暴气变第四阶段,一个横扫把那非主流扫到,这时公交车也受到了震动,停了下来。 我集真气于右手,化腐朽为神奇,一记左勾拳把非主流打出了公交车,我不放过她,一个冲锋,冲破了公交车,来到非主流面前,接了一个大蛇稚,这时,非主流大喊:英雄饶命! 我不理会,手抓双乳,撕破衣服,扔下了立交桥。
  我虎目回望,发现公交车司机也不开车了,乘客也不坐车了,围绕在我身旁,询问我的姓名,我潇洒的回头,说道:不用问我的姓名,叫我红领巾吧! 这句把他们镇住了,余音袅袅,他们大喊道:人民的公仆啊! 我潇洒的回过身,留下一个寂寞的背影,他们热泪盈眶。漫天的樱花飞舞,汇成几个大字“为人民服务”


5.暴打非主流外传一  
  我打完了那个非主流直奔网吧,因为我的心中只有WOW,这也是我为什么放弃学武,大隐于市的原因。我脚上施放内力,不一会,就到了网吧,开了台机子,坐了下来,正要打开WOW的时候,意外发生了。
  这时,网吧门口进来一男一女,定睛一看,那女的不是别人,就是刚刚被我揍的非主流女,而那个男的,烫个非主流头,身高到我下巴,一身假冒的休闲装,还以为自己是哈利破特似的在脑袋上画了个闪电,不用说,又是个脑残。 那女的拉着那个男的,指着我说到:老公,就是他!他上午不仅对我刷流氓,还揍我!
  我正在感叹此女命很硬朗的时候,那男的已经到了我的面前,我不禁暗暗叫了声“好!” 看来这个男的不是吃素的。我对那个男的传音道:师从何处? 那男的大声喊道:南海鹿角大仙! 我不禁皱眉,说:这个女的也是你用来修炼阴阳双修的吗? 他说:你答对了。 他继续说道:你揍了我老婆? 我并不逃避,说:没错,就是我。 他说,看来你有一定的功夫,但双拳难敌四手。
 说完,他傻比似的打了个响指,音响声落,一帮黑衣男从门口进来了。 手持砍刀,一副凶狠的样子。我顶顶神,收敛真气,说了句:得罪了! 说完,真气爆发,暴露了我第二个身份! 其实我就是奥特之父,也就是说,迪加艾斯都归我管。
  我暴出了最终形态,施展开来潮汐流内功心法,运用出我的大必杀,和谐之道。这个和谐之道,比起古代梁萧的谐之道,恐怕又强了几十倍,这是我当年在喜马拉雅山上一夜情的时候悟出来的。那个非主流似乎怕了,但是碍于面子,仍然大叫:杀啊! 这时,我就知道,我又要大开杀戒了。我一个大力金刚指加上隔山打牛,黑衣人便死去了大半,我又收敛真气,聚于双手,使出了AOE魔法,元气弹。
  一招一出,整个网吧灰飞烟灭,但是我极有分寸,死的只有那两个非主流和黑衣人。其他平民百姓概无半点伤残。网吧老板这时跳了出来,说:英雄!虽然我的网吧毁了,但是铲除非主流比我的网吧更重要!我是否有幸知道兄台的尊姓大名? 我扬起头,迎接阳光,和谐的说:不要问我的名字,叫我共青团员!
  他镇住了,一动不动,而我,又留下一个潇洒而又寂寞忧郁的背影,我不高兴,没人会知道我为什么而不高兴,只有我自己知道,因为,我没玩到WOW。

6.买烟奇遇
  自从上次在饭馆打完人之后,红领巾的大名就在我们这片传开了,不过我还是很低调的,刚才从家里出来,买了盒芙蓉王,正准备去上网,看见小卖铺旁边有两个长相猥琐的非主流男,正在谈论烟的问题,我凑过去一听,非男甲:"俺们非主流都抽中华,只有农民才去买那么滥得烟" 非男乙:"我从刚才就觉得他像农民,原来真是农民阿"说完,两个非男就开始笑.
  兄弟没惯他毛病,上去,把芙蓉王全部摔他俩脸上,接着一招四百弐拾七式 轹铁,将两个人打倒,然后对非男甲来了一招岚之山 根拔,把他摔到一旁,对着非男乙来了个终结阿根廷攻击,把他摔到非男甲旁边,然后纵身一跃,来到两人身边,分别使出了一招飞燕疾风脚 和 霸王翔吼拳.把两个人轰到网吧门口.这时候,网吧里又走出几个人,看到刚才的场景,赶紧打了个电话.
  过了一会,网吧里涌出十个左右非主流男,看意思,好象要收拾我,我走过去,看了带头的一眼,带头的非男对着我骂道"CNM阿,看个JB阿"我点点头,我就在看JB,带头得马上就火了,十个人把我围起来,我两眼一瞪,用出一招 爆烈飙风猛虎踢 打倒了3个,接着一招 神龙凄煌裂脚 踹到了带头的非男,剩下的人马上就不敢动了,我把衣服捡起来,虎躯一震,披上外套,走进网吧.
  这时候马路上又响起了如雷般的掌声,刚才那小卖铺的老板也跑出来,对着别人说"红领巾在我店里买烟了 红领巾在我店里买烟了" 这一瞬间,所有人都泪流满面.

7.天外来客
  今天一大傍晚,我很HAPPY地走在解放大路上嚼我的口香糖,突然后方淫流暗涌,一辆冒着白烟的破车径直地奔向我旁边的小树苗,差点伤到我这个祖国的小花朵... 待一个长毛的糯兹兹从车窗里扒出来时,一切明了了----破JB粉底...----非主流....
  “倪TMD麽扙眼啊!” 我刚想反驳,突然想到自己身在异乡,不宜惹事生非,况且基本上没能理解到他在BB什么,于是乎我只是很低调的扔给他两个字“幻觉...”
  “擦的,莪滴LV彪饿,老里死裱啊,硪则1恋漂漂的焚蒂啊,幺4莪靶莪啲喽护3锎囬镓脓臧了莪啲暁鳖素看莪不踢伱啲暁PP.....”
  (操的,我的LV包啊,劳力士表啊,我这一脸漂亮的粉底啊,要是我把我的路虎3开回家弄脏了我的小别墅看我不踢你的小PP)
  正当此人道逼道道逼到的过程中,我看到那曾经给予我温暖与爱的太阳,在天边留下了最后一抹鲜红的泪痕,看到那遥远的家乡,在凄婉的夜空中,渐渐变得暗淡,我感到了时光的流逝,人世的无常
  我想起了我的家人,想起了众多革命烈士,想起了地球历代哲人对我的谆谆教诲!那亘古不息的声音,此刻如今在我脑海里异常响亮!
  我闭上双眼,将气息会于丹田,内力上提,我吐掉了那口香糖!是的! 我吐掉了! 虎躯一震!我第一次以我真正的面貌屹立在这美丽的星球上!所有人都震精了!我轻伸食指,那非主流便砰的一声被炸出了车箱
  为了体表现火星与地球之间历代的星际友好,我的脸上一直挂着甜美的微笑。接着,我温柔的上提食指,将他的路虎3悬在半空。随着我一字一顿的标准普通话,路虎3在空中碎成了漫天飞舞的雪花:“孟子云:富! 贵! 不! 能! 淫! 威! 武! 不! 能! 屈!
  ” 非主流大精失射,跪地痛苦“英雄饶命!我再也不说火星文了”
  于是我变回了地球人的形态,和蔼地走向他,亲切地与他握手,然后凭空幻化出扳凳一把,借食神之力将其拉到墙角一顿暴K。“为什么!这到底是为什么!”已然成为飞猪流的他仍然坚持他挚爱的脑残文化。 “吾爱地球,吾更爱吾家乡!”
  这时不知何时聚集在一旁的革命群众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!在漫天飞舞的路虎雪中,一位美女旋如我的怀中“英雄,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” 我温柔的放开美女,留下一个冗长的背影,满含磁性的声音从天际传来“星际和平!”从此,ET的美好形象深深地刻在了地球人的心中...

8.暴打非主流前传
  故事发生在2007 年一个平静村庄的某个晚上.一位老汉左手提着一坛东北大米烧.又手牵着一名花季少女迈着Z字形步伐准备回家一醉方休....
  那晚天很黑,老汉走的是山路.一不小心被一块高约1.90CM的石头绊倒了. 摔倒时候不小心打碎了手里的酒坛,姑娘见酒打翻了在旁边埋头大哭说要分手. 老汉很愤怒!!!于是他一掌把那姑娘拍下了悬崖 扭头回家.当晚在炕上的老汉彻夜难眠....
  凌晨怒火难平的老汉抡起菜刀要找石头算账去! 来到昨晚被绊倒的地方老汉为自己施加了几个战斗状态后狂辟巨石...1年后.....老汉一如既往的拿着菜刀来到石头面前.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他震惊!
  忽然风生四起.四面乌云向老汉头顶靠拢.一记雷光打入巨石,乌云就像受到了引力一样的注入它的体内.随后一记响雷打醒了神情呆泄的老汉.
  他拿起菜刀往大腿上用力一砍.嘴里念叨着"很疼,不是做梦"由于疼痛感老汉很快的恢复了清醒.他把目光移向了那块巨石. 巨石通体被一团黑雾笼罩着.中间冒出金光闪出两个汉字.老汉走近一看.居然是"暴力" 金光愈发强烈不断扩散.最后完全的包围了整个石头.
  轰~~石头炸开了,透过飞尘老汉看见一名身高不知道是1.80CM还是1.90CM的婴儿发出"哇哇~~"的啼哭声.... 老汉抱起娃娃向家中跑去.并收其为子,每日以烧酒生肉喂之.老汉给他取名叫石头 。石头年幼习武.常以击打山中走兽为乐. 一转眼20年过去了... 石头已经成长为一名粗壮的成年男子.
  一天吃饭时老汉开口要让石头到城里闯荡.石头虽然不愿意离开老汉,临走时老汉交代:"孩子,咱们虽然穷但要穷的有骨气.再穷也不能非主流,不写火星文."石头铭记一生